我就要质问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5-31 11:26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谢: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,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?其实十年前就说我学术不端了,查我也查了十年。2012年学院有三个人被聘正教授,有一个是破格的,条件是不符合的,9篇文章里有6篇是会议文章,会议文章在我们学院是不算的。我写信给人事处,其实我不是针对这个老师的,我对事不对人。但后来我自己倒被说成是条件不够,说我文章有问题,当年9月我就出书了,文章有什么问题?

谢:我其实很少在教工食堂吃饭。一直都有同事跟我说,食堂一到12点就没有剩下什么吃的了。我去年6月18日去了一次,校长来了,但学生在我没说什么。第二天我还去,他一来,就有菜了,我拍了照片,有饺子、鱼、猪蹄,我们去的时候就没有。我还当面跟校长说了,我说为什么你来了就有饭吃,吃顿饭还吃出差别来了。校长一言不发。结果,还是没有改善。我就在25日写了那封信。

谢:我听人说新来的书记有一次在中干会议上提到我,说我这个副教授不合格,我找人要了号码,想问问他我哪里不合格。可是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。我挨个找纪委、信访办、校办,最后没办法,就写信,也群发给别的老师。你猜后来书记怎么找我的?他不直接找我,去找纪委,纪委又找我们管理学院,再找我谈话——有这必要吗?

朱崇实表示,发现公开信后还有一丝高兴,说明校领导应告诫自己要从一点一滴要求自己,但也为公开信提及的不实说法,对他本人和厦大的“诽谤”,感到非常生气,他欢迎媒体到食堂实地采访职工、老师,还原事实真相。

朱崇实表示,谢灵的描述和批评与事实不符,他本人中午用餐一般是在12点半以后,有时甚至快到13点,“如果餐厅把菜藏起来,万一校长不来怎么办?那不是全部浪费了吗?这个餐厅是自负盈亏,要成本核算的。学校也不允许这样浪费。”

导读:近日,一则“厦门大学女教授发公开信炮轰校长就餐特权”的消息在网上热传。面对该校会计系女教师谢灵的指责,厦大校长朱崇实近日向记者表示这与事实不符。有评论认为,无论此事孰是孰非,校领导应从细节着眼、小事着手改变“官本位”意识,建立与教师、学生密切联系的沟通机制。

记者采访多名厦大学子发现,学生们对校长的印象多半是“平易近人”、“关心学生”。一位韩姓同学表示,谢灵老师发文炮轰学校和其他老师不是第一次;她和校长可能缺乏足够的沟通。

记:过去几年,你在网络上似乎是以一个“斗士”的身份在活跃。2005年你实名举报陈汉文学术腐败,2013年发帖揭露厦大副校长的家庭丑闻,现在对校长特权和聘任制度进行抨击。

谢:一般的人怎么可能跟校长有交往。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傲慢。反正对你反映的任何问题,都是不予理睬。

一年前写的信忽然火了“我现在的感觉是搞笑、纳闷,为什么这么小的事,突然被拿出来说,还这么热。我跟校长无冤无仇,我是为公道写信。”

面对“学术不端”的质疑“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,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?其实十年前就说我学术不端了,查我也查了十年。”

朱崇实说,他本人用餐时间并不规律,出差或公务活动的时候根本不在食堂就餐,因此食堂的人也不知道他本人是否会去食堂。

谢灵在这封公开信中,指责学校教工自助餐厅常常无菜可吃,而校长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,“吃顿饭就吃出了阶级差别”,并由此炮轰“厦大官本位的严重程度和对老师人格尊严的践踏”。

谢:所以说再次证明这封信不是我弄出来的,要弄的话,我直接把照片甩上网,不是效果更好吗?现在,食堂有了一些改善,有菜了,虽然没有猪蹄、饺子。不过还算改善吧。我跟校长无冤无仇,我是为公道写信。

近日,记者专访了写信的会计系副教授谢灵。谢灵其实早在2005年前后就开始了质问、炮轰、举报之路,矛头则指向同事和领导学术不端、生活作风等各类问题,更在网络上被人“起底”为“神经有问题”,是“最危险的人物”。昨日,谢灵对十年来的种种是非争端一一作出详细回应,讲述自己“不惹事,不怕事”的人生。

此外谢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书记校长不容易见到”,反映问题“写信都不回”。朱崇实回应说:“厦大对于包括谢灵在内任何老师的意见都很重视,学校都会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予以回应。学校书记的手机号码向全校师生公开,除了开会赶时间,我本人走路上下班,我也经常到芙蓉隧道看学生的涂鸦,到实验室和科研人员聊天。学校师生,很容易见到校长书记。”

谢:我没有统计过写过多少封,大概有二三十封。有反映学术腐败的,有反映官员和女博士生丑闻的,我就想问问校长,你们管不管?还有规定大学校长不能在外担任独立董事,为什么你在担任?

是否会因此事追究当事老师责任?朱崇实回应称不会,但他表示,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,据他了解,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。

网友“湘微笑6”说:“只要她(谢灵)反映的问题经查真实存在,校方就应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,如果调查证明‘特权食堂’现象纯属子虚乌有,那么,言之凿凿的造谣者恐怕也得为散播虚假消息、毁谤他人名誉而受罚。”新华社记者 张逸之

耳闻书记说她这个副教授不合格“我找人要了号码,想问问他我哪里不合格。可是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。我挨个找纪委、信访办、校办,最后没办法,就写信,也群发给别的老师。”

谢:我先生是个书呆子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我曾经跟厦大原来的副校长吴世农打了一仗,就是因为他当时跑到我先生所在的生命科学院,去骂我先生,我听后非常生气,我跟他吵架,他说了粗话,我打了他一耳光。我先生以前也劝我不要去管那些事,后来他也明白了,说我有理。他跟我讲了一句话:我们不惹事,不怕事。文/任民

昨日,记者在厦大教工餐厅看到,餐厅为自助,鱼、肉、蔬菜、汤一应俱全。在约150平方米的餐厅里,10多位教职工正在用餐。一位何姓经理告诉记者,餐厅是厦门大学国际交流中心的一个部门,“平时不知道校长什么时候来吃饭,来的时间也不规律,但是我知道他对吃的也不太挑剔。”

谢:我觉得大学里要有两个底线,一个是学术底线,一个是官员特权。触犯了底线,我就要质问。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这封公开信写于去年,为什么整整一年后才被突然关注?

谢灵(以下简称谢):这不是公开信,是我写给校长工作邮箱的电子邮件,当时抄送给了管理学院的一些老师。我现在的感觉是搞笑、纳闷,为什么这么小的事,突然被拿出来说,还这么热。有朋友说,要不你给学校解释解释?我说我不,我为什么解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