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整整齐齐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18 11:12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事与愿违,父子俩还没开始大展手脚,同年12月,父亲被人骗款,背负几十万的债款,一瞬间,感情、事业彻底崩盘的父亲崩溃了,林可的“深圳梦”也破碎了。

红网长沙7月8日讯(时刻新闻见习记者 沈梦艳)“嘘!他回来了……”今日上午11时许,在长沙市岳麓区雷锋大道青山安置小区的一旅馆房间内,一男子面墙侧身躺在床上,林可(化名)轻轻掩上房门,离家失踪两天的父亲终于回来了。

这个申请qq好友通过还会设置“一加一等于几?”问题的男孩儿上个月刚满18岁,10岁父母离异后,他与母亲在长沙相依为命,父亲则带着另一个女人,南下谋生。

去年6月,参加完高二毕业会考的他满怀抱负地来到深圳投奔父亲,“他是做房地产的,可以给我提供好的就业资源,想要自己赚钱。”

“家里所有的人必须团结起来,形成一个团体,进行面对面的沟通。”刘立京建议,在心理上,亲人要多给予信心,分担他的压力;经济上,能给予多少帮助就给予多少帮助,一定要伸出援助之手,让他感觉到有希望,陪他共渡难关。

7个月以来,照顾父亲的重任就压在林可身上,这个身高约1.75米、瘦瘦单单带着眼镜的男孩儿每日都会将中、晚饭送到出租屋,担心父亲每日在出租屋无聊,懂事的他就从家里下载电影和游戏送过去,也早已和旅馆前台打好招呼,父亲一出旅馆就要及时电话通知。虽然母亲每月会给点生活费,每月做网络游戏代理赚的收入得承担父亲每月房租、水电共800元和日常生活开销,生活很拮据。“3年前他患上肝炎,现在心理压力大,加之营养跟不上,没钱买药,身体看着都虚弱了好多。”

因担心谈话声音大影响到父亲,林可(化名)在旅馆楼梯间接受采访。

“他可能在进行自我调节,反省认清自己的问题,或者是出于内疚心理,不想连累家人,不敢面对家人。”长沙市怡欣心理服务中心的刘立京分析,这位父亲把自己关在宾馆的第三种可能是因成功后突然一无所有,心里接受不了而产生的逃避心理。

这个夏日,本该像很多同学一样美美享受假日,没参加高考的林可将时间耗在网吧,做网络游戏代理,打上十几个小时游戏,一天最多能赚200元,一个月收入两千元左右。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“自己是父亲唯一依靠,得赚钱,养他。”

林可说期间母亲也照顾过一段时间,但因与父亲性格不合,难以沟通再也没有理会过此事,母子俩还因照顾父亲的事争吵过多次。

回忆与前夫的婚姻,前夫脾气暴躁、嗜赌,家暴、辱骂等都是肖女士不可磨灭的噩梦。儿子的聪明、懂事、有责任感让她自豪,她坦白,母子俩都是有事自个儿憋,不懂怎么去沟通的人。当采访快结束,挂电话前,肖女士承诺会好好和儿子沟通,不让儿子感觉孤军奋战。

“儿子赚钱养他,他于心何忍?他的病到底什么情况?”儿受苦,痛在母心。林可的母亲肖女士何尝不在屋子里默默擦泪,心疼儿子,“靠玩电脑游戏赚钱,对视力影响太大了,我担心他。”

事业失败对一个中年男子的打击可想而知。父子俩回到长沙,父亲身无分文,居住在离家不远的旅馆出租屋,面积不到15平米的出租屋成了父亲的“避难所”。

“这样成为你的负担,真的不忍心让你再为我担心受累,几个月来,有你这么孝顺我,我己知足了……一步一个脚印的走,你决不会比任何人差,一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……不要再找我,也没法找,认命吧!以后有空去看看我娘……”这是7月6日早上,林可去旅馆看望父亲时,父亲留在床头手机里的信。房间整整齐齐,父亲早已不见踪影,这是父亲自3月自杀被救后的首次失踪。“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,找不着。”